婆婆一直不喜歡我,結婚兩個多月了,她從來沒有去過我家。

她不喜歡我的理由很簡單,我不是她想要的那種類型。我性格不夠溫順,許多家務做不好,樣子也不夠淑女。並且據老公安克說,她早就給自己的兒子選好了人,中間蹦出我來,她連兒子都怪著了。
Advertisements


但到底兒子是她的,恨也恨不了幾天,所以她便將怨怒全部轉嫁給我。安克深覺對不起我,說,她這兩年正是更年期,偏執一些,過段時間會好的。我笑笑裝著無所謂的樣子,但事實上,如何會不計較呢?何況我的脾氣也不是不倔強,讓我主動討好她,我做不來,也不願意。
Advertisements
我跟她就這樣耗著,直到那一天……

那天下午下班,我順路過去我家附近的農貿市場買菜——那段時間,我決定練練廚藝,省得婆婆總拿我不會做飯說事兒。

兜兜轉轉,轉到一戶賣肉的攤位前時,聽到傳來吵鬧聲,許多人在圍觀。我一向不愛扎堆,本想饒個彎子走,卻冷不丁聽到很熟悉的聲音說:“明明是不夠稱,哪有這樣做生意的?”

我一驚,怎麼像她的聲音?又想不太可能,她到這裡買菜,要走好遠路呢。

可再聽,還是覺得像,顧不了許多,提著袋子擠進去。

果然是她,正不知為什麼和肉販爭執。四十歲左右的男人,一看脾氣就不好,一手拿刀一手拿磨刀棍,一邊嚷著,一邊習慣地磨得刀子嚓嚓響。
Advertisements
我很快聽清原委,她買了兩斤里脊,拿出去稱,只一斤七兩,回來找,對方不認帳,還說難聽的話。我擠進去時,男人正說:“你偷吃了也說不定。”

我頓時來氣,不管怎樣她是安克的媽,六十歲的老人了,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她?我擠到案板前,把那塊肉拎起來又啪得摔到他面前:“你給我吃三兩看看。你吃得下,這帳我們認了。”
Advertisements
她看到是我,是有些意外,但那樣的形式下,她自然和我站到一起,說:“這人真不講理,做生意也不老實。”

男人瞪著眼,“我賣十幾年肉了,還沒誰敢說我少斤短兩呢?說著蹭地把刀剁在案板上。”

她似乎怕我吃虧,拉了拉我的衣服,說,“別跟他吵了,咱走,不跟這種人計較。”

我卻不肯罷休,指著他道:“別以為誰都好欺負?肉我們不要,錢退還。”

他卻態度蠻橫。我不吃他那一套,乾脆報警了。

結果事情鬧大了。警察都趕了來。結果男人退錢,還被罰款。

男人忿忿地瞪著我:“你怎麼那麼愛管閒事?”

“什麼叫管閒事?”我也瞪他,“她是我媽!”

說完,我和她都愣住了。

那天,她終於第一次去了我們家,並且主動教我做菜。安克回去,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。然後那天吃飯的時候,她開始教育我,以後在外面要盡量地息事寧人,這樣的情況下,最好吃點虧算了,一個女人家家的,動起手來是要吃虧的,哪能天不怕地不怕的……我趁她沒注意吐吐舌頭,這樣的話,可真像我媽說的。
Advertisements


也就是那件事後,我決定向她妥協了,因為我終於明白了一點,我和她有共同愛著的男人,這一生,我和她都不可能彼此脫離、互不相干。她到底是長輩。

而那之後,她對我的態度,也緩和了許多。我知道,那是她的妥協。我想,對於婆媳關係來說,相互妥協,也算是愛了吧。
Facebook 留言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