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名網友分享一段在公車上被大嬸不分青紅皂白就開罵,甚至還動手動腳強逼他讓座,結果他直接暴怒在公車上“脫褲”....



------原文------


去年11月的時候我因為比賽的關係,左腳內側韌帶撕裂
嚴重到我膝蓋會小小跑掉,因為內側韌帶撕裂無法固定膝蓋的位置
理所當然的我去開刀了,開刀後需要復健,還要帶著固定器,所以那段時間,我常常需要坐博愛座
固定器長這樣,我的還進了醫院
Advertisements
還記得那是複健完的一個晚上,我照常的坐上了回家的公車
過了一兩站之後一個也是看起來五十多歲的阿嬸上車
一上車就左顧右盼的尋找位置,當時車上蠻多人的,已經到了很擠的狀態
然後我就跟他對到眼,心裡想:完了...
他從後車門擠了過來,站到我面前,然後一直看著我
我超尷尬的看著窗外,然後她就開始罵我了
Advertisements
这是我
這是阿嬸

一開始阿嬸就很不客氣的大聲的對我說
Advertisements
哩洗勒給某垮欸喔(你是在裝沒看見喔)
啊是沒看到我拿大包小包的,不會讓座是不是阿,現在年輕人書都讀到哪裡去了
阿姨拍謝啦,我腳受傷,不能久站所以才坐著
Advertisements
奧少年,受傷也不能站,難怪現在台灣會這樣,就是草莓族太多啦
我就有點火大了想說,我這不是小傷欸,阿就真的不能站咩,我也懶的跟他爭論,就閉嘴不理他
哪知道他變本加厲,直接把我的書包拉到地上叫我讓位,還一直大聲的吼叫我閃
我一個怒火中燒,用右腳用力的站了起來
Advertisements

然後把我的棉褲脫了下來,大聲的說
跨家拉,(哪知道我太大聲,整車都在看我)阿姨哩五垮欸謀,這叫做受傷,我開刀,站久會痛,然後指了指博愛座那個殘障的符號
Advertisements
我說,我現在是殘障,博愛座是給有需要的人乘坐的,有時候看不到不代表不需要,不是規定只有幾歲才能坐

金馬拍謝,請問我可以坐了嗎?
那個阿嬸一臉尷尬的沒說話就閉嘴了,我就默默的把褲子穿了起來,繼續坐著了


--------------



其實當下我也不知道我哪裡來的勇氣脫褲子
不過我裡面還有在穿一件短的球褲啦
這樣復健比較方便
我會跟他爭是因為,我才剛開完刀,久站真的很痛
平常如果沒受傷,我是不會去坐位置的,連一般的位置我都不會坐,因為我覺得我能站就站,一定還有許多人比我更需要那個位置,當然那天是特例啦。
很多人都是隱性需求,真心覺得博愛座是給有需要的人,不要再讓博愛座成為這個社會的道德枷鎖了! !
Advertisements
Facebook 留言版